欢迎访问长寿贺州门户网站

【贺州故事】高飞和他的“乐艺活”: 简约最好,最难,也最美

2017-11-20 11:39:11 | 贺州新闻网

【贺州故事】高飞和他的“乐艺活”: 简约最好,最难,也最美

【贺州故事】高飞和他的“乐艺活”: 简约最好,最难,也最美

“其实我姓林,但是我都是跟大家介绍自己叫高飞,他们也习惯叫我飞哥。”这是我初见高飞时,他对我说的。高飞的个子长得很高,他的样子很特别,不像是本地人,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独特的魅力,而且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出生在马来西亚的马六甲,是第三代侨胞。

“其实我姓林,但是我都是跟大家介绍自己叫高飞,他们也习惯叫我飞哥。”这是我初见高飞时,他对我说的。高飞的个子长得很高,他的样子很特别,不像是本地人,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独特的魅力,而且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出生在马来西亚的马六甲,是第三代侨胞。

我很好奇,在马六甲海峡那头的他,怎么会来到这里。于是我在一个惬意的晚上,来到了他的“乐艺活半杯咖啡馆”,他很热情地为我冲了一杯奶茶,那时候,我才真正认识这个看起来差不多三十岁,但事实上已经四十岁的男人。

我很好奇,在马六甲海峡那头的他,怎么会来到这里。于是我在一个惬意的晚上,来到了他的“乐艺活半杯咖啡馆”,他很热情地为我冲了一杯奶茶,那时候,我才真正认识这个看起来差不多三十岁,但事实上已经四十岁的男人。

“乐艺活”不仅是一间咖啡店,同时还是一间油画廊,这个名字来源于英文life is art 2(to)us,——生活对我们来说就是艺术。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,里面的装饰,都是他自己手工制作的,充满了东南亚风情小木屋式的感觉。不仅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油画,还挂满了许多的明信片,上面都是客人,或路人留下的话,有致未来的自己,有纪念过去的种种,还有留给心里的人……

“乐艺活”不仅是一间咖啡店,同时还是一间油画廊,这个名字来源于英文life is art 2(to)us,——生活对我们来说就是艺术。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,里面的装饰,都是他自己手工制作的,充满了东南亚风情小木屋式的感觉。不仅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油画,还挂满了许多的明信片,上面都是客人,或路人留下的话,有致未来的自己,有纪念过去的种种,还有留给心里的人……

高飞以前做餐厅服务员,高风险的炼油厂油管焊接工人,大学毕业后当过工厂职员,最后加入了保险业做了10年业务经理,最后选择过朝九晚五的保险公司内勤分行经理,生活多姿多彩过,也选择回归平淡过。也在股票投资失败过,一下子跌落谷底地落魄过。

高飞以前做餐厅服务员,高风险的炼油厂油管焊接工人,大学毕业后当过工厂职员,最后加入了保险业做了10年业务经理,最后选择过朝九晚五的保险公司内勤分行经理,生活多姿多彩过,也选择回归平淡过。也在股票投资失败过,一下子跌落谷底地落魄过。

福建老家的堂哥是画师,好几年前创业开了一家公司专门卖油画和古典艺术装饰品的,他因为会说英语,回来便负责了对接的工作。就这样,他开始和油画有了接触。

福建老家的堂哥是画师,好几年前创业开了一家公司专门卖油画和古典艺术装饰品的,他因为会说英语,回来便负责了对接的工作。就这样,他开始和油画有了接触。

三年前,他是一边卖咖啡,一边卖油画。画都放在店里卖,咖啡则是在走廊上摆了一台咖啡车,几张凳子桌子。看来欧式油画在贺州还没那么普及,夏天到了,他把店里的一个地方改造成吧台,调茶水的地方,如今咖啡车就变成了门外的大型装饰品。

三年前,他是一边卖咖啡,一边卖油画。画都放在店里卖,咖啡则是在走廊上摆了一台咖啡车,几张凳子桌子。看来欧式油画在贺州还没那么普及,夏天到了,他把店里的一个地方改造成吧台,调茶水的地方,如今咖啡车就变成了门外的大型装饰品。

后来渐渐的,这个看起来充满异域风情的小屋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,但是,对于高飞来说,他希望进来的最好都是“不说话的哑子”,不说话,不喧哗,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,只听见自我内心深处的声音,相互之间不会打扰,保持宁静的状态。虽然他知道,开店做生意,客人都是形形色色的,想要按自己喜欢的方式来,还是比较难的。

后来渐渐的,这个看起来充满异域风情的小屋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,但是,对于高飞来说,他希望进来的最好都是“不说话的哑子”,不说话,不喧哗,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,只听见自我内心深处的声音,相互之间不会打扰,保持宁静的状态。虽然他知道,开店做生意,客人都是形形色色的,想要按自己喜欢的方式来,还是比较难的。

他希望“乐艺活”可以是一个让人舒心自在的地方,是有生命力的,而不仅仅只是为了卖什么。记得有一次,一个女孩跑到“乐艺活”哭了起来,他认得这个女孩,来了几次了,他很关切地问女孩是不是情感上出了问题,女孩只是默认,并要了一杯酒。高飞总是能很好的充当一个倾听者的角色,女孩的情绪得到了宣泄,直到女孩走了,高飞还给她发了信息,鼓励她,希望她能振作起来面对生活。

他希望“乐艺活”可以是一个让人舒心自在的地方,是有生命力的,而不仅仅只是为了卖什么。记得有一次,一个女孩跑到“乐艺活”哭了起来,他认得这个女孩,来了几次了,他很关切地问女孩是不是情感上出了问题,女孩只是默认,并要了一杯酒。高飞总是能很好的充当一个倾听者的角色,女孩的情绪得到了宣泄,直到女孩走了,高飞还给她发了信息,鼓励她,希望她能振作起来面对生活。

来“乐艺活”的每一个客人,几乎大部分都是他的熟客,这里不仅仅只是一个画廊或咖啡厅,还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空间。白天的时候,孩子在里面写作业、看书;晚上的时候,淘气的孩子缠着高飞说话,或者看动画片;文静的女孩则喜欢坐在角落写着心事。

来“乐艺活”的每一个客人,几乎大部分都是他的熟客,这里不仅仅只是一个画廊或咖啡厅,还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空间。白天的时候,孩子在里面写作业、看书;晚上的时候,淘气的孩子缠着高飞说话,或者看动画片;文静的女孩则喜欢坐在角落写着心事。

有一次,有一个小女孩看见他在弄咖啡,但是那个小女孩还小,身上没有钱,高飞就跟他说:“我请你喝吧妹妹。”于是,高飞就做了一杯咖啡给她,还拉了一朵很漂亮的花。两年后小女孩升上中学了又来到了这里,高飞一眼就认出了她,还说要请她喝,她笑着说道:“不用了,我长大了,有零用钱。”

有一次,有一个小女孩看见他在弄咖啡,但是那个小女孩还小,身上没有钱,高飞就跟他说:“我请你喝吧妹妹。”于是,高飞就做了一杯咖啡给她,还拉了一朵很漂亮的花。两年后小女孩升上中学了又来到了这里,高飞一眼就认出了她,还说要请她喝,她笑着说道:“不用了,我长大了,有零用钱。”

高飞说:“其实赚多赚少都随缘,很多东西都讲造化的,你把东西做对了,财富自然会来。以前我做的工作都是白领,坐办公室,领导一批批的业务员,很累了,想换一个方式生活,我也不是要追求什么富裕的生活,反正简约最好,最难,也最美。我觉贺州是一个慢生活的地方,很悠闲自在,发展虽然迅速,但是我还是建议年轻人出去打拼,去外面的世界看看。”

高飞说:“其实赚多赚少都随缘,很多东西都讲造化的,你把东西做对了,财富自然会来。以前我做的工作都是白领,坐办公室,领导一批批的业务员,很累了,想换一个方式生活,我也不是要追求什么富裕的生活,反正简约最好,最难,也最美。我觉贺州是一个慢生活的地方,很悠闲自在,发展虽然迅速,但是我还是建议年轻人出去打拼,去外面的世界看看。”

“乐艺活”已经成为高飞生活的一部分,对于高飞来说,他曾经追求过很多物质的东西,曾拥有过,也失去过。让他渐渐看淡了很多,反而现在的生活状态是他最想要的。当然,他还是建议年轻人把“物质的东西”转换成有推动力的目标去努力和好好打拼一番。

“乐艺活”已经成为高飞生活的一部分,对于高飞来说,他曾经追求过很多物质的东西,曾拥有过,也失去过。让他渐渐看淡了很多,反而现在的生活状态是他最想要的。当然,他还是建议年轻人把“物质的东西”转换成有推动力的目标去努力和好好打拼一番。

现在的高飞,已经不再那么羡慕别人的生活或者在乎别人的看法,很多事情也能云淡风轻地一笔描过,他正在过着自己喜欢的、想要的生活,发扬“乐艺活”生活理念,让它越来越有生命力!(本网记者 韦青咪)

现在的高飞,已经不再那么羡慕别人的生活或者在乎别人的看法,很多事情也能云淡风轻地一笔描过,他正在过着自己喜欢的、想要的生活,发扬“乐艺活”生活理念,让它越来越有生命力!(本网记者 韦青咪)

  
  • 【贺州故事】高飞和他的“乐艺活”: 简约最好,最难,也最美
  • “其实我姓林,但是我都是跟大家介绍自己叫高飞,他们也习惯叫我飞哥。”这是我初见高飞时,他对我说的。高飞的个子长得很高,他的样子很特别,不像是本地人,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独特的魅力,而且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出生在马来西亚的马六甲,是第三代侨胞。
  • 我很好奇,在马六甲海峡那头的他,怎么会来到这里。于是我在一个惬意的晚上,来到了他的“乐艺活半杯咖啡馆”,他很热情地为我冲了一杯奶茶,那时候,我才真正认识这个看起来差不多三十岁,但事实上已经四十岁的男人。
  • “乐艺活”不仅是一间咖啡店,同时还是一间油画廊,这个名字来源于英文life is art 2(to)us,——生活对我们来说就是艺术。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,里面的装饰,都是他自己手工制作的,充满了东南亚风情小木屋式的感觉。不仅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油画,还挂满了许多的明信片,上面都是客人,或路人留下的话,有致未来的自己,有纪念过去的种种,还有留给心里的人……
  • 高飞以前做餐厅服务员,高风险的炼油厂油管焊接工人,大学毕业后当过工厂职员,最后加入了保险业做了10年业务经理,最后选择过朝九晚五的保险公司内勤分行经理,生活多姿多彩过,也选择回归平淡过。也在股票投资失败过,一下子跌落谷底地落魄过。
  • 福建老家的堂哥是画师,好几年前创业开了一家公司专门卖油画和古典艺术装饰品的,他因为会说英语,回来便负责了对接的工作。就这样,他开始和油画有了接触。
  • 三年前,他是一边卖咖啡,一边卖油画。画都放在店里卖,咖啡则是在走廊上摆了一台咖啡车,几张凳子桌子。看来欧式油画在贺州还没那么普及,夏天到了,他把店里的一个地方改造成吧台,调茶水的地方,如今咖啡车就变成了门外的大型装饰品。
  • 后来渐渐的,这个看起来充满异域风情的小屋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,但是,对于高飞来说,他希望进来的最好都是“不说话的哑子”,不说话,不喧哗,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,只听见自我内心深处的声音,相互之间不会打扰,保持宁静的状态。虽然他知道,开店做生意,客人都是形形色色的,想要按自己喜欢的方式来,还是比较难的。
  • 他希望“乐艺活”可以是一个让人舒心自在的地方,是有生命力的,而不仅仅只是为了卖什么。记得有一次,一个女孩跑到“乐艺活”哭了起来,他认得这个女孩,来了几次了,他很关切地问女孩是不是情感上出了问题,女孩只是默认,并要了一杯酒。高飞总是能很好的充当一个倾听者的角色,女孩的情绪得到了宣泄,直到女孩走了,高飞还给她发了信息,鼓励她,希望她能振作起来面对生活。
  • 来“乐艺活”的每一个客人,几乎大部分都是他的熟客,这里不仅仅只是一个画廊或咖啡厅,还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空间。白天的时候,孩子在里面写作业、看书;晚上的时候,淘气的孩子缠着高飞说话,或者看动画片;文静的女孩则喜欢坐在角落写着心事。
  • 有一次,有一个小女孩看见他在弄咖啡,但是那个小女孩还小,身上没有钱,高飞就跟他说:“我请你喝吧妹妹。”于是,高飞就做了一杯咖啡给她,还拉了一朵很漂亮的花。两年后小女孩升上中学了又来到了这里,高飞一眼就认出了她,还说要请她喝,她笑着说道:“不用了,我长大了,有零用钱。”
  • 高飞说:“其实赚多赚少都随缘,很多东西都讲造化的,你把东西做对了,财富自然会来。以前我做的工作都是白领,坐办公室,领导一批批的业务员,很累了,想换一个方式生活,我也不是要追求什么富裕的生活,反正简约最好,最难,也最美。我觉贺州是一个慢生活的地方,很悠闲自在,发展虽然迅速,但是我还是建议年轻人出去打拼,去外面的世界看看。”
  • “乐艺活”已经成为高飞生活的一部分,对于高飞来说,他曾经追求过很多物质的东西,曾拥有过,也失去过。让他渐渐看淡了很多,反而现在的生活状态是他最想要的。当然,他还是建议年轻人把“物质的东西”转换成有推动力的目标去努力和好好打拼一番。
  • 现在的高飞,已经不再那么羡慕别人的生活或者在乎别人的看法,很多事情也能云淡风轻地一笔描过,他正在过着自己喜欢的、想要的生活,发扬“乐艺活”生活理念,让它越来越有生命力!(本网记者 韦青咪)